圆桌讨论:关于以太坊合并后的五个问题

我们看整个 crypto 的发展,从比特币到之后的各种改良版分叉币,然后再到我们目前看到了新公链,大方向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他们的共识算法基本上是没有大变化的,比如比特币POW一直到现在就没有做过任何改变、Solana的POS共识机制也从一开始到现在没有变。而以太坊比较特殊,它应该是目前唯一一个从一种共识算法迁移到另一种完全不一样共识算法的公链。共识算法的改变可以做一个比喻,以太坊从2015年到现在是一架不断飞行的喷气式飞机,现在要做什么?因为共识改变,要在不中断飞行的过程中更换它的引擎,而且不能让飞行停止下来,这也是去中心化系统升级和中心化系统一个巨大区别,在去中心系统中,它不允许在一个中断的时间里去维护和升级,因为这会导致很多协议清算和其他问题的出现。实际上从2020年的年底开始,信标链就是在执行 POS 算法,但信标链上没有做任何交易,仅仅是一个共识算法的体系在跑。合并也就是把共识算法的引擎从POW 更换到了 POS,合并之后以太坊完全停止以前POW挖矿,转变为POS这套共识机制,以太坊2.0后续的其他升级以及扩容分片都是基于POS机制才有可能去展开。这个升级对于整个公链来讲,意义不仅仅是一个单纯共识算法的问题,他也考验着一个公链从一个共识机制切换到另外共识机制的能力,如果能平顺迁移的话,这对所有公链的升级和硬分叉都将是一个非常大的里程碑事件。另一个关键点就在于 POS 如果迁移完成,那基本上也意味着 POS 作为公链的基础设施,它的垄断地位已经形成了,将来所有的公链的基础设施都可能往 POS 走,也就意味着整个公链基础设施资源、开发者的资源、融资资源都会往 POS 倾斜。但目前,合并仅仅是一个共识算法的迁移,对于用户来讲没有太明显的改变,gas费用不会下降,TPS 的扩容也不会有明显感觉,但是当之后一些新模块加进来之后,会对未来两年的L2、主链的扩容有非常大的改进。Amber group 区块链分析师老白从POW变成POS的转变,还有一个形象例子:POW 是大家一起摇骰子,谁先摇到6个6.谁就可以先出块,POS 机制下则取消了摇骰子,变成一个抽签机制,因为后续以太坊的各种扩容技术都要求你必须用这种抽签机制去做,所以共识机制就必须要去改,而且这个改变在2014年创世的时候已经基本上定了基调的。POS 机制对以太坊L1的 TPS 和 GAS 其实没有产生太大影响,其目的是为了让L2变得更快更便宜更好用,合并之后L2的前途变得更加光明,而不是说L2该何去何从,这与很多人的认识是相反的。合并之后,以太坊2.0的去中心化程度会有所提高吗?或者说会更加降低吗?Mindao我们先看看其他的 POS 机制的 L1.比如 Solana、AVAX 等新公链,他们有个特点就是VC机构的Token份额特别大,像是 Cosmos很多新的Hub前两三个节点就占了1/3以上的比例,在 POS 这种共识下,1/3以上基本上就可以把一个链停掉了。那以太坊有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基础和禀赋就是它是POW转过来的,经过这么长的时间, POW 让它整个Token的分布已经变得非常分散了。而且即使转到POS之后,我也不认为以太坊中心化程度会有一个可被验证的会提升,或者说这种节点中心化的提升会对以太坊本身的治理产生多大的影响,因为以太坊本身的治理,现在并不是一个纯链上治理,所谓的纯链上治理就是说你有足够的Token,你就能让一个可执行的提案在链上通过,但我觉得以太坊2.0本身不会有这个问题,现在以太坊社区更推崇还是通过社会共识的方式来治理,社会共识下则不仅是持币人在发挥作用,通过社会共识这种方式,其实某种程度能够去抵御所说的POS节点中心化问题。比如说,Lido是以太坊目前最大的质押服务商,上面有百万ETH质押在上面,那之前以太坊社区提出了有争议一个提案,就是说要不要把Lido的市场比例限定在一个数,所以说,以太坊社区在去中心化问题上本身有非常强的警觉和自我意识,所以我对以太坊所谓的 POS之 后中心化更高这个问题不会这个担心,我觉得不是一个机制的问题,POW 机制下其实节点也就集中这几个大矿池中。最后是对节点的审查与监管,比如此次的 Tornado cash 事件,其实你从POS节点角度来讲,其实重新分配投票权会比 POW 容易得多,POS 下把你的投票权从一个节点转移另一个节点很简单,我认为在这种所谓的监管的事情上,我个人觉得 POS 的这种制度反而有更强的柔韧性。老白关于 POW 与 POS 的抗审查,我觉得 POW 就像是开一个店,这个店就不太好搬走,如果被审查了,东西就得全都扔那,如果是 POS 的话,你可以随时把资产转移出去,然后再重新找个staking服务商去质押。我认为从POW转成 POS 理论上来说还是会增加一点的中心化,最一个简单的实例就是你买一台比特币的矿机可能只需要一两万就能构建节点,但是做以太坊的矿机你需要至少32个以太坊,后者成本更高导致大多数个体都不会自己跑以太坊的节点。最后,就是依赖Lido、Coinbase、币安这些协议或CEX去构建验证池,最终的局面可能是POS和POW殊途同归,就是会形成几大矿池把持出块的权利结构, 其实更值得我们去关注的不是这些共识机制本身,而是以太坊背后还有Vitalik这样的核心人物、还有以太坊基金会、infura、metamask 这样中心化的组织、还有大量的AWS亚马逊云的介入,特别是很多的节点和一些基础设施都是在用AWS,这些其实才是以太坊目前中心化的点。如何看待POW与POS共识机制之争?Chainfeeds 创始人潘致雄不能说是 POW 的时代结束了,因为 POW 本质上是在竞争整个物理世界的资源,比如电力资源、芯片资源的争夺,这些都是受到物理限制的,所以 POW 是有它的一个容量限制,这会导致新的公链越来越少的去采用 POW 的机制,如果未来还有更多新的公链,大概率也不太可能去采用 POW 这一共识机制。但对于老的公链,特别是以比特币为首的公链,他们没有理由去转换成 POS ,因为他们能通过 POW 共识获得更好的安全性。所以,对一些新公链来说 POS 肯定他们的优选,对老公链,可能 POW 是唯一的选择。吴说区块链创始人 ColinWu现在全球面临着能源危机和低碳环保理念的冲击,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太坊转 POS 至少在现阶段更切合这种理念,现在不管是美国还是欧盟,POW 的环保问题所遭到的反对声音是越来越大。由于比特币没有像以太坊那样进入规模庞大的大众市场和主流社会,也没有产生以太坊网络上如此多的应用,所以 POW 对它来说完全够用,但对于以太坊来说, POS 则是一个必要的转型,其中跟技术路线的关系都相对很小,更多的还是在进入主流社会以后,必须要符合环保的主流价值观。Photon联合创始人 Zuriel环保属于一个附加的好处,主要还是因为 POS 在性能方面的好处,POW 本身底层设计比较复杂,改进的空间比较小,对以太坊来说,历史上的技术上的负担比较重,比如账户抽象,有很多技术上的设想一直没有实现,所以说 POS 对大家来说是一个机会,一个摆脱这种技术负担,一次重生的机会。此次转型最主要是对 Layer2 的友好度,比如像 EIP-4844会对 Layer2 扩容有很大的提升。合并后以太坊节点的抗审查能力如何?ECN 以太坊中文社区核心成员Stephanie去中心化程度可以从不同的角度评判,首先就是信标链上的节点数和原以太坊上的节点数对比,原以太坊上的节点数是7000多,信标链上是1万多。其次,从节点的分布上来看,原以太坊前5大矿池占比是大概65%,在POS的以太坊中,质押池占41%,交易所32%,巨鲸占11.5%,占前5项目方的是 Lido、Coinbase、kraken、Binance和Bitcoin Suisse,合集占到了约59%,从这个角度来说,POW与POS两者都没有体现出比较明显的优势,但是POS机制下的硬件门槛比较低的,加之Rocket Pool这样的去中心化质押协议可以让拥有少于32ETH的人也能去做节点运营,所以它POS下的节点横向扩展度相对更容易。从客户端的多样性角度来看,共识层客户端的多样性会比执行层的健康很多,目前的共识层客户端比较成熟的已经有5个,占比最多的 prysm 目前的占比是43.48%,这比 POW 机制下的情况好很多,所以从这方面考虑,POS的安全性会更好。至于隐私性和匿名性,这次合并里中没有比较明显的改善,在合并后的以采访节点的抗审查能力的提升,可能会需要去留意一个叫PBS的方案,其中提出提议者和构建者分离的方案,能比较有效的提升验证者的抗审查能力。ColinWu首先抗审查事件是一个技术问题还是一个政治问题,本身就值得探讨。把抗审查性做得更强以后对生态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这个事情也存疑,比如莱特币在通过了隐私方案后,遭到了大量中心化的交易所下架,所以 ETH 如果从技术上把抗审查性做得足够好,会不会遭遇更严厉的监管反弹,最后让它变成一个政治问题?POW 与 POS 哪个抗审查更好,从技术路线上去讨论意义不大,我们看到以太坊POW第一大矿池 Ethermine,已经拒绝打包与遭到制裁的混币协议相关的交易,这就说明从技术路线上考虑抗审查意义不大,更多还是像一个政治问题,需要一些社区的领袖人物,以及一些大公司、大交易所去跟美国政府、欧盟进行沟通,技术人员应该走中间路线,如果他把抗审查性做的太强了,可能会导致监管层面更强力的反弹。潘致雄Tornado Cash 事件之后,整个以太坊社区内部还是希望能彻底的解决审查的问题,但是从另一个维度来看,其实比特币社区会更看重抗审查这件事情。无论是从比特币的节点分布、UTXO的模型设计,本身就比以太坊能更抗审查,但它不是一个通用计算网络,它无法承载智能合约,而以太坊用的是账户模型,所以会更容易被追踪,但从技术上还是有可能解决的,现在我们已经能看到以太坊社区在提出一些EIP的方案,未来也可能会有更多方法逐渐解决这个问题。Zuriel抗审查事件是一个热点,但不是一个问题。就从短期来看,任何人都可以质押32个以太坊成为验证者,获得出块跟投票的权利,如果在最极端情况下,所有的中心化的机构节点都被要求不能打包,但那些在个人的电脑上运行的私人节点还是能为交易进行打包的,所以短期内并不能进行完全审查。从长期角度上来看,以太坊在推行出块人与打包人的分离,也就是说会有一堆性能很强的那些计算机,把交易打包好,并把打包好的交易投给出块人,出块人并不知道什么里面的具体交易,这样就能让出块不被审查。下一步最期待的是什么?潘致雄目前,以太坊本身其实已经把网络的几层分出来了,现在已经分成了至少三层。然后每一层都可能会不断的去做迭代,并且引入ZK这些技术,这些不可知的难度都很大,也都是不小的挑战。我觉得除了网络的分层,ZK 技术也会给以太坊的基础层可带来非常大的改变和不同,这是我非常值得期待的.Zuriel以太坊2.0中的代码是用 go 语言写的,但代码质量存忧,之前我也找到了一些 bug,那么就很会有其他人找到 bug,然后对合并后的以太坊发动一些攻击,比如一边做空以太坊,一边我攻击网络,当然,这个攻击只会造成以太坊的共识层的不出块,资金和这些都还是在执行层上了,没有问题。接下来我关注的当然是上海升级,针对 OP 和 ZK 两种L2.中短期来说 OP 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从长期来看 ZK 会是关键,但 ZK 其实不是区块链问题,而是密码学问题,这种密码学+工程结合的挑战,我觉得反倒有可能会成为以太网的关键。Stephanie我的期待一方面来说,以太坊扩容性可以让一般人使用 GAS 无感,第二,运行节点的成本越来越低,这样更容易去中心化,挑战和危机方面,我觉得现在的以太坊的系统越来越复杂,随着每一次升级叠加在上面的EIP越来越多,这样可能会导致没有开发者能对整个协议有一个非常熟悉和整体的把握解,这种情况下会埋下危机的种子。Cryptoleek我的观点是:以太坊的未来是 L2 ,L2的未来是ZK。因为以太坊确实是承载了很多东西,牵一发而动全身,稳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即使合并真正跑起来后,我们也需要继续观察,然后是对于之后上海升级,这个对于 Danksharding 非常重要。